泰国替抗历程和方案给我们的启示

从全球范围来看,1986年瑞典成为最先禁用药物饲料添加剂的国家,然后整个欧洲在2006年全面禁止了那些用于促进动物生长的抗生素(饲料和添加剂),接着是韩国2011年、美国2017年、越南2017年都分别发布了促生长抗生素禁用的相关政策。

  我国农业农村部发布194号公告,规定自2020年7月1日起,所有的促生长抗生素将被禁止在饲料中添加使用。和我们毗邻的泰国也在2018年开始全面实现饲料无抗的,它们是如何做到的?选用了哪些替抗添加剂?成本又如何?

  为探寻泰国的“饲料替抗”解决之道,在   “第五届国际动物肠道生态与健康高端论坛”上,正大生物的郭红伟博士详细分析了泰国的替抗之路,并给出了在中国正大生物推出的替抗方案。

  目前我国在猪上允许使用的药物饲料添加剂主要分为两类,作用于肠道的和能被吸收的,它们的抗菌谱、剂量、休药期以及消化吸收率等详见下表:

泰国1.jpg

泰国2.jpg

在不考虑耐药性的前提下,我们选择抗生素的原则是:广谱的比窄谱要好,能吸收的比不能吸收的要好;按照这个原则,搭配较多的组合选择金霉素+恩拉霉素、金霉素+维吉尼亚霉素、金霉素+杆菌肽锌;这些抗生素组合在猪料中成本到底是多少呢?报告中给出了不同档次、不同阶段猪料的药物使用成本,一般来说我国小猪料药物的成本大约40-50元/吨,中大猪料12-15元/吨。

  2006年泰国在禽料上首先实现无抗,猪料从2010年开始,到2018年完全实现饲料无抗。

  从适口性、防腹泻、助消化、抗炎抑菌、抗氧化等方面泰国通过一系列的试验,选择了天然牛至油作为替抗的主要成分,添加水平约2-3kg/吨。

       正大生物主要通过试验来评估植物精油和有机酸这两种替抗产品的协同效果,如何用低剂量的植物精油和有机酸复配达到较好的效果?这就需要考虑有效成分的稳定性和制剂工艺两个方面,而制剂工艺是解决内外环境生理差异所造成的体内体外试验的差别。

  首先要解决酸在体内吸收和解离的问题,常见酸在小肠中的浓度很低,由于酸化剂的成本较低,可以通过增加剂量来解决解离的问题,所以未来酸化剂有可能成为替抗的主力,也可以通过包被这种特殊的工艺解决解离的问题。包被技术主要分为微囊缓释(选择氢化植物油作为包被材料)和定点释放(选用树脂作为包被材料)两种。

  泰国从家禽到猪,从减抗、限抗到无抗,用了8年时间实现了饲料无抗,替抗的饲料添加剂主要选用酸化剂+植物精油组合,在生产工艺方面,还需注意植物精油的挥发性问题和有机酸的解离问题,才能消除体内体外效果差异的问题。